芯片、汽车、新能源、生物医药——那些上海关键产业还好吗?

作者:源中瑞 发布时间:2022-04-29 14:37:47 浏览量:296

上海正在经历一场大考。 

    静态管理以来,除了忙着塞满了自己家的冰箱,人们对制造业供应链的焦虑也一同被唤醒。 

    何小鹏对汽车供应链的担忧并不让人意外,上海一地的链条断裂,竟可能让全国的汽车制造陷入停产。上海与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产业联系,比想象中更加紧密。 

    类似的供应链焦虑同样蔓延在其他领域——芯片、氢能与储能、生物医药等,都在不同程度受到挑战。 

    中国制造此刻的温度就像最近开春的天气一样,乍暖还寒。2022年,俄乌冲突的硝烟还未消散,上海疫情又再次袭来。 

    尘埃终将落定,疫情终归会过去,但人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这年头,下一只黑天鹅随时会到来。所以,是时候寻找更多解题思路了。也正因为此,曾经被奉为圭皋的丰田JIT库存管理模式开始遭受质疑,以需定供、库存最小化的经典套路,就像一个从来不在冰箱里囤菜的人,依靠的是已预设的秩序,一旦发生突如其来的断供,难免手忙脚乱。 

    好消息是,4月16日,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也公布了与工信部商定的第一批重点666家企业“白名单”。4月20日,金山崇明两区首日达到社会面清零目标。 

    一个住在闵行区的朋友说,这两天雾霾指数略有上升,空气中是复工复产的味道。 

    本期立方榜单, 立方知造局将就上海“十四五”规划中几个关键产业:新能源汽车、氢能与储能、集成电路、医药仓储冷链进行盘点,带您了解疫情下这些产业如何被迫减速,面临怎样的风险,又在哪些地方找到了踩下油门的新机遇。 

    《上海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导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中的“9+X”:

    三大核心产业: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

    六大重点产业: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航空航天、信息通信、新材料、新兴数字产业。

    前瞻布局一批面向未来的先导产业:重点布局光子芯片与器件、基因与细胞技术、类脑智能、新型海洋经济、氢能与储能、第六代移动通信等先导产业。

    新能源汽车:一场全国停产焦虑

    魔都不止有咖啡红酒,更有硬核制造。这里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之都,2021年生产了中国1/6新能源汽车——63万辆,对应超过1700亿元产值。

    只是,巨轮驶向深海时,数以吨计的藤壶富集船底,吞没了40%的远航马力。一枚直径125纳米的日冕状椭圆病毒微粒,松动了上海新能源汽车产能的离合器。 

    4月3日,上海浦西封控管理的第三天。浦西临港特斯拉超级工厂的工人们收到一则内部通知,文件要求继续居家隔离。原定4月4日特斯拉复工复产的计划落空了。 

    从3月份起,特斯拉上海工厂的产线累计停摆了24天。如果以去年12月产能70,847辆新车计算,总共减产了5.48万辆车。 

    上海疫情煽动翅膀,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沉浸在焦虑的风暴中—— 

    4月9日,蔚来公告称,整车生产已经暂停;

    “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4月14日,何小鹏发出声响,在这段话末还配上一个哭泣的emoji。

    上海不仅有特斯拉、上汽两大车企,也聚集着1000多家产业链配套企业,涉及发动机、芯片、车身内外饰,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心脏——动力电池。比如,宁德时代就将厂房建在距离特斯拉3公里外的地方,年产80GWh电芯。 

    一辆新能源汽车通常由2-3万个零件组装而成,产线中只要任何一个零件缺位,都会让一辆汽车停滞在车间。就如同串联电路中,一个灯泡的故障会带动整条线路的熄火。 

    4月16日上海发布的防控指引第一批“白名单”666家中,有200多家复工复产的企业位于汽车产业链上,包括了华域汽车、维宁尔、奥托立夫等汽车零部件厂商。 

    这便有了4月18日起,上汽等企业开启复工复产的压力测试。那一天,上汽乘用车工厂完成了首台车下线,工厂正计划采取单班工作制,逐步爬坡产能。 

    特斯拉复工比上汽晚了一天,4月19日,大约8000名员工返岗,除了收到防疫物资外,每个人都能领到一份床垫和一个睡袋——特斯拉采用闭环生产的模式, 工人们吃住在工厂内解决,采用白班模式,只生产Model Y。 

    在政府的支持下,特斯拉的100多家零部件生产商正在逐步协同复工复产,其中包括宁德时代的临港工厂。 

    这场复工潮,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上海新能源车企眼下零配件产能缺口的问题,却未能力挽中国新能源行业的停顿困局——运力的阻碍。 

    上海疫情下,长三角地区对于来自上海的货车保持警觉,很多车辆直接劝退或是采用下高速直接隔离的政策。 

    汽车零配件要么运不出上海,要么停泊在高速出口,甚至有下游车企叫叉车来卸货转运进城,运输成本比部件都高。 

    2021年,全球一半的新能源汽车产自中国。这场乍现的黑天鹅事件,扰乱了一个新兴行业的步调。 

    氢能与储能:短期振荡,龙头企业竞争力受挫

    氢能与储能是上海市面向未来的先导产业之一,上海周边也陆续聚集了光伏、风电、氢能、储能等新能源上下游企业。 

    细分到具体行业、企业,有些遭遇的只是短期振荡,而有些则市场竞争力受到影响。 

    光伏、风电

    光伏、风电属于储能的上游环节,2022年,上海将新增光伏装机30万千瓦,海上风电储能配置比例不低于20%。 

    中国光伏产业链集中于长三角地区,疫情降低了材料进厂与组件出厂的速率。 

    比如光伏电池的化学品厂商主要集中在昆山,发货困难;而需要从日本进口的网版,受限于上海港口停摆,到货速度放缓。 

    光伏企业在主要材料上平均会预备两周库存,在TOP5一体化组件企业中,晶澳、隆基、晶科、天合受到的影响较小,阿特斯的江苏基地则出现阶段性减产。 

    2022年,中国光伏并网目标约为23GW,海外地区需求增速高达80%。全球长期基本面向好,市场需求超预期,产能弹性大——这些特性为光伏行业托住了底,确保在疫情结束后可以快速反弹。 

    在风电上,叶片的重要原材料——叶片胶黏剂的主要供应商就在上海,对于风电整机交付影响巨大,国内风电装机容量明显下降。 

    当前中国风电大多采取的是JIT供应模式,也就是无库存生产方式。这次疫情无疑为风电厂商打上一剂预防针:对于已有订单的生产,供应链上必须提前做好库存。 

    不过积极的一面是:正因为风电整机的出货困难,自2022年初风机价格低迷的现状,已经逐渐开始恢复性反弹。 

    氢能

    上海为氢能、燃料电池车的发展定下2023年“百站、千亿、万辆”的目标,已经形成产业集群效应。 

    疫情之下,氢能在生产、物流上与光伏、风电遭受相同的影响。不同的是,包括电解槽、燃料电池在内的氢能组件目前还不成熟,研发、测试所占比重较大,由于部分区域员工被隔离,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研发进度。 

    氢能企业的生产具有明显的翘尾效应:第一、二季度与下游厂商确定技术方案,第三季度采购生产,第四季度交付。 

    这一特性为疫情下的氢能带来两方面影响: 

    一、疫情造成的短期停滞会让原有的生产节奏变得紧迫,靠较长的研发生产周期弥补进度; 

    二、生产进度的延后,造成现金流上的压力。 

    储能

    作为上海储能行业代表企业之一,派能科技在国内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这两家巨头。 

    储能电池的市场格局,目前尚未明朗,而疫情让派能科技国内外市场的竞争中都显得更为被动。 

    2021年以来,国际海运运力就一直不畅。上海静止以前,上海港和洋山港尚能承担绝大部分进出口压力,而3月份疫情形势逐渐严峻,各航司纷纷调整在沪业务,货物中转效率也开始变低。据报道,近期上海靠泊船舶一度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0%,非常拥堵紧张。 

    而派能80%以上的业务布局在海外,尤其在2021年,储能行业因为磷酸铁锂、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成本大幅上涨,开拓海外市场是派能维持增长的重要支撑。 

    随着海运运力的日趋紧张,派能的海外业务正在接受挑战。 

    在国内市场竞争中,处于上海的派能科技产品外发受阻;另一方面,由于下游电池厂因疫情减少原材料采购量,磷酸铁锂、碳酸锂的价格也有所回落,对于地处上海以外、物流比较通畅的储能企业来说,却是另一种利好因素。如果疫情阴云持续不散,宁德时代、比亚迪等竞争对手将趁机抢占更多市场。 

    集成电路:众多企业停工,产能不足将导致下游企业停产

    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在中国,中国最大的集成电路产业集群在上海。

    2021年,上海集成电路产业规模2500亿元,占全国四分之一,坐拥国内40%的产业人才,科创板一半的集成电路上市公司都在上海。 

    集成电路安装图——如果说集成电路是一栋楼,那么芯片就是其中的钢筋水泥。集成电路直接关系到汽车、电子产品等众多下游产业。制图:立方知造局

    作为智力密集型产业,集成电路是上海“十四五”规划下发展比较优势的三大核心产业之一;而作为高度全球化产业,它也是工信部积极鼓励外商在华投资的重要产业之一。 

    按照产业链结构,集成电路制造需要设计端、材料端、设备端、制造端、封测端的互相协作,其中材料端、制造端和封测端受疫情的影响尤为明显。 

    在疫情影响下,一大批长三角相关企业陷入了停工或减产的局面。 

    这其中包括为苹果代工的和硕、广达、立讯精密,以及欣兴、台光电、南电等。据媒体报道,仅在上海和昆山停产的台企就多达161家。 

    而为了应对疫情影响,不少企业开始采取行政管理人员居家办公、生产人员封闭生产的策略。 

    例如华虹半导体在3月27日晚召回必要人员回公司五个厂区,住公司宿舍,采取只进不出的封闭管理,在上海的5个工厂总共6000多人在岗;尼西半导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紧急采购1000多条睡袋及被褥,用于封闭式管理,确保生产不间断。 

    不过封闭式管理也有发生漏洞的时候。4月4日,上海安靠封装测试公司多人确诊,导致多部门停工。 

    而安靠高级总监崔盛林表示:“我们一旦停顿,整个世界的产业链或多或少也会受到影响的。” 

    此话并非危言耸听。 目前国内55%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和80%的封装测试企业都集中在长三角,也因此,上海疫情如果继续对长三角地区产能形成负面效应,那么下游汽车、电子产品、工业制造等领域,都有停产之虞。 

    4月16日上海发布的第一批“白名单”中,包括了中芯国际、华虹宏力、飞凯材料、凯世通、新傲科技、盛美上海、彤程电子等62家半导体公司、17家属配套集成电路企业。 4月19日,昆山也发布第一批60家“无疫企业”,鼓励在严格防疫措施下逐步复工复产。 

    此外,疫情不但可能导致下游企业用不上上海的集成电路,甚至也让全国其他地区的集成电路供应紧张。 

    因为集成电路中的重要原材料——光刻胶,其相关企业也主要分布在上海和江浙地区。 

    光刻胶有个特点,就是在生产-仓储-开封-使用的过程中,寿命有限。光刻胶里掺杂的很多感光活性物质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步失效。 

    换句话说,光刻胶就像你家冰箱里的绿叶菜,是最不容易储存的那一类,必须按时“消耗”。所以下游企业一般不会把光刻胶大量“囤”在库存里。 

    因此,及时顺畅的供应链,对于长三角以外的芯片企业同样重要。 

    为加快运输效率,上海已开通特殊物资“绿色专用通道”,用于输送大量企业急需的芯片、集成电路、光刻胶、汽车零配件等。不过由于各地疫情管控政策不同,途中时间耗损仍然令人担忧。 

    医药物流:新平台新模式临危受命,得到证明

    生物医药行业是上海“十四五”规划中确立的三大核心产业之一。 

    在此期间,生物医药产业规模年均增速将达到8%左右,创新药物和医疗器械成为重点发展和扶持的对象。而针对这些企业的服务链将得到快速成长的机会,其中就包括医疗物流服务。 

    上海现有124家药品批发企业,其中96家企业自设药品物流。受本次疫情冲击,很多医疗物流服务遭遇了交通管制、人员出行限制的情况,导致多地物流延迟。 

    面对上海疫情中运输困难、部分医疗机构关闭、患者购药不便的情况,当地的医疗仓储与物流服务有了两种变化:第一是扩大线上购药的服务范围,第二是实施物流动态管理。 

    比如,4月6日,复星健康携手国大药房紧急上线“药品求助登记平台”,跨越了线下医疗机构与药店的物流环节,直接触达有需要的上海居民。相较于以往,这种方式能够更精准、更高效地调配各种医疗资源,为更多的用户及家庭提供服务。 

    一些本土的数字化医药健康企业在这种变化下,发挥出比以往更重要的作用。通过和患者、诊疗机构、以及上海抗疫指挥部进行多方的信息交换,1药网通过“慢病用药登记”等服务,将更多上海周边地区的药品发往上海,并且根据用药需求的紧急程度,去跟进仓库发货的速度和“绿色通道”的开通情况。 

    上海是全国信息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目前全市有85家互联网医院,居民可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复诊配药。这也给了这些数字化医药健康企业更确实的核查手段、以及更流畅的信息交互。 

    同时,医疗物流和仓储的管理方式也变得更具有流动性。在上海疫情中,很多医疗物资都由团体采购。因此,配送和交接的对象变得更为复杂: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协会与商会、企业与集团等,成为服务的主要群体。 

    这种时时更新的物流网络,是第三方物流的擅长领域。因此,在上海疫情中,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第三方物流帮助药企进行物资配送的案例。4月15日,京东物流助力万孚生物将1万人份新型冠状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盒从广州运抵上海,并且在养老院、应急救援中心、志愿者服务队、业委会等地顺利完成发放。 

    因为有电商配送的经验,第三方医疗物流的快速反应以及紧急调配的能力更强。3月25日晚,荣庆物流收到了来自嘉定区马陆镇政府、宝山区交通委的配送订单,通宵召集了17辆医药专业运输车辆,并在次日准点送达新冠抗原试剂盒及其配套物资279万份。 

    在本轮上海疫情中,数字化健康平台以及第三方物流的动态管理模式充分证明了它们在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不可替代性。 尽管从整个医疗物流的历史来看,它们进入市场的时间并不长,但它们已经凭借差异化服务以及惊人的发展速度,填补了许多行业中的空缺环节。 

    尾声

    在上海复工复产白名单中,集中资源优先保障的是集成电路、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都是上海重点发展的产业。 

    上海这些产业成熟度越高,对全国同产业的波及力度就越大。这也印证了那句话:行业赛道越分越细,相互接力更加紧密。

    分工协作被视为现代社会的一个标志性成就。但疫情提醒人们,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走向它的反面。 

    曾经被丰田和库克视为“邪恶”的库存,在疫情下摇身一变,成了企业手上的关键底牌。 

    全球缺芯问题预计将持续到今年年底——这是疫情以来对全世界企业的一次大考。相比之下,上海这次疫情只是将某些假想推演到了一个极致。 

    2020年底,汇川预先感知到了缺芯危机,提前囤积了超过5亿元的伺服芯片,因此在2021年的芯片荒中一枝独秀,骄傲地喊出“有货就是竞争力”,市场份额暴涨至15.9%,排名中国伺服市场第一。 

    相信随着复工复产,上海产能问题很快将得到解决。疫情过去,留下的不止是一时的产能损失,更重要的是在这次大考中沉淀下来的应对策略、动态管理模式。 

    就像冒险故事里主人公,要想活到最后,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还得在一道道关卡下,学会更加灵活地应对数不清的未知。 

来源 | 36氪


互联网应用定制服务商

源中瑞科技是一家专注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软件研发团队

联系定制
联系我们
深圳市龙华区布龙路1010号智慧谷创新园
0755-33581131(服务时间:9:00-18:00)
138 2657 1667
ruiec@ruiec.com
了解更多请关注我们
深圳源中瑞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1 - 2022 http://www.ruiec.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1077838号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